池塘之谜

2022/4/19 19:02:17

        在破四旧的那个年代,很多寺庙被砸毁,寺中的僧人或被驱赶或遭更惨的下场,舍利塔被推倒深埋于地下。那些佛堂保存较好的寺庙被改建成现代意义上的学校,虽然经过粉饰,但在佛堂之上的每一皮瓦、每一粒砖、每一根梁都经历百年、千年的洗礼,萦绕着牵挂,也带着那个时代的幽怨。 

       在这个小城的老东城门附近有一汪碧水,千年以前有圣人在哪里小息,千年之间也有无数含怨之人将生命葬送在这池水中。池子不大,却深不可测,池中积水从来不增不减。平静的水面仿佛与世无争,静观千年变迁。夜晚,月影嵌水,宁静孤寂,凝望着,不禁让人越触越近,直至快要跌入。曾有人看见水中的人坐在石头上向岸边的自己召唤,还有人看见池边上哭泣的人悄无声息消失不见。无从考证。何时在池塘边修建了一所寺庙,佛堂正对池塘,僧人日夜念经诵佛,此后,池塘更为平静了。随着寺庙的改建,某年池塘的水罕见的越来越少,有时可以看见一个庞大类似龟壳的东西在水面浮动,再后来水也不剩多少了,就再也没有看见那个类似龟壳的东西,然而人们还是没有见过池底的样貌,后来又有人将池中的水蓄满了。每年人们都要人工往池子里蓄水,才可以保持池子的景色。改建的学校就在池塘边,多年来,有很多学生在池塘边玩耍后无影无踪,人们怀疑可能溺水,就组织打捞,却都是无功而返。逐渐去池边的人也少了。学校为了防止意外就在池塘边修了一睹围墙,于是一直相安无事。多年后在不远的河水里发现了一些尸体,经过辨认那些正是失踪的学生,然而奇怪的是他们就像刚刚溺水而亡,而在河的下游人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龟壳。此后,有一句话就在老辈们之间传开了“千年王八千年池,百年诵经便成精,王八一去不复返,千年修行一朝倾,总有冤魂被勾去,成仙成妖一念间。”

随风而逝

2022/4/19 18:56:09

浪里翻花香肆意

觞斜樽正满财气

三旬已过须点兵

独自出征即司令

随风而逝

沁园春·汉上之春

2020/4/18 16:49:19

汉上之春,两岸绿廊,一路夭桃。
看油菜花海,乍似龙盘;樱桃沟内,满目茫茫。
山川玉带,高楼云塔,试问美景几人非。
春雨天,仕女泪千行,不饮如醉。
汉中春美如画,古往今来颂词繁华。
栈道石门颂,文笔依旧;
点将台上,霸气犹存。
古虽不复,今更荣华,行行都出状元郎。
细思量,观自然美景,看别样春。

随风而逝

无题

2020/4/18 16:48:34

若不是这风带来了秋,这树不会枯黄,若这树不枯黄,这风也扯不下满树红帆。也正是这落下的叶,波弄了老人的心。落叶不是无情物,化作秋泥更护花。我10年挡风遮雨,30年浇灌,30年修剪,又是30年的守盼。今生未缝有缘人,我葬于树下,只愿来生,可以见你满头长发永不凋零的容颜……

随风而逝

无题

2020/4/18 16:48:20

策马扬鞭尘飞扬,金戈铁戟喝声响。好一迹风中残影,疾驰过处无不烟迹升腾。转瞬之间、侧隙而过,便成眺望。再看那,浑身金丝铁甲,在夕阳余晖中更是金碧辉煌。回想那喝唱声,那风中弥留的长发,想必定是个绝色美男子。渐远。忽闻一声勒马声,嘶鸣过后一切凝聚……
一息白雾卷起一片落叶,马儿锤头踏足后便些许安静。男子轻点额头,便抬手扬鞭,顿时蹄声再次踏破天际,消失在幽径深处。老树舒展开了紧握的枝叶,当最后一片枯叶落下,已近黑夜。这短暂一瞬,却是百年的期盼,更是千年姻缘……

随风而逝

无题

2020/4/18 16:48:03

心乱如蹄疾,剑芒若寒霜,草木皆杀机,崩石似洪荒。潇潇泪,唤我夫君早日回;瑟瑟泪,唤我儿郎快些归。怎奈铁甲终不敌。身殇如残垣,剑穗若离鸢, 草木皆毁损,黄沙漫满天。袭袭秋,新衫浸染新娘泪;凄凄秋,老甲厮磨老娘泪。 英雄又有几人归!

随风而逝

对国学中经典和传统文化与人的一丁点看法

2015/2/18 16:47:27

       人之所为万物之灵,因其智慧超群。然人之欲,膨胀无度,蔽智慧之时则无天日。固亦邪亦正均为人之所为。
       人之好坏如何!其言好、其言坏者均为狂妄。事之好坏如何!其为善、其为恶者其心知肚明。诛恶者亦如恶、从恶者亦为恶、从善者亦为善。自分善恶两道,但非全然。小善小恶人人常为,或有意或无意,然大善大恶之人游于二者之间无见。明之理,非大恶皆可为恕。
       若只于事,好坏可分否!引“攘羊”经典,楚国“其父攘羊而子证之”;鲁国“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”。无它虑,好坏可分否?
       上述之言非辩好坏、对错之流。乃证人性无常,对错为人之悟、境而定。
       人性无常,经典是否有常!“经典有常”。经典之常,一为不可喻,经典之出乃境所定,古今不同,今之所处与古无比,环揽,引古喻今,均参用者之隐。二为不可逆,经典于古而述于古,古不可复,亦不可变。“经典无常”,经典之无常源于今之典,古不可为今,而今可为古,今之所述,尔后为典,新旧同语,而经何定?唯后辈。后世者,信旧信新,今不得而知。然,人之无常置经典于无常。聪慧者皆为我用。经典有常,在于本质不可变;经典无常,在于用之何处、用者何图。
       传统有变否?“传统不变”源于人伦关系无变,“传统有变”源于社会次序有变。而传统文化,我辈之解,多于礼的“形式”,而未将文、艺、民、俗等贯穿,偏颇则致礼有形而无实。今之座谈等形式,细观,均为教化为人之行,言其它元素微乎甚微。不知人之行为,于其文、艺、善、观关系所在。长此以往,如何?更有甚者,将传统文化教育行为教化运用于人的管理,还沾沾自喜。何等可怕。如此,变,迟早之事。
       简而言之,人之造化,不在直面于礼;而在于“文艺”,以文艺促民风、民俗,才能使礼有形有实。作文时皆为词缀有据而观经典专心致志,操艺时皆以唯美全心全意渗于举止。若人人作文,则经典可续;人人操艺,则情操可留。何惧断代。
       无文则无经典、无艺则无情操。哇哇哇哇哇哇哇。

随风而逝

老婆志

2011/3/5 16:51:34

     身高五尺一寸,目大,耳小,汉中人士,生于八五年九月,不足五斤,幼时识世事,不染于尘,为亲而忧卓显其孝型。
     瘦而黑不掩其善,忧而他人之忧,愁而他人之愁,昼不能食,夜不能寝.
     言而善尤显其纯,傻无戒人之心,未能处事之道,见者喜慕,闻者慕见。
     与吾识于六年,爱慕有佳,均忧同虑而不得终成;婆勇励吾心,除忧虑、敢言行,略感乾坤,现已佳成。

随风而逝
  • <<
  • <
  • 1
  • >
  • >>